张勇:海底捞之道

    对话张勇:海底捞之道  
 “心胸决定了对金钱的态度”

  问:能简单聊聊你创业的经历吗?

  张勇:我的个人经历还是很特别的,来自小县城,也没念过大学,就念了一个技校。毕业后在单位上,就想出来做点事情。我和我太太,当时还是我女朋友,我最好的同学和他的女朋友四个人合伙,弄了个小火锅店。我没钱,主要是他们三个人的钱,不到一万块钱的投资,我跟大家说,既然是很好的朋友,也就不要说谁的股份多,谁没有股份,就平均分配。开业第三天,我把他们叫到一块儿,说虽然我们股份是一样的,但我要立一个规矩,从今天起我就是总经理,什么事情一定要按我说的去做。我当时给了他们一个承诺,我一定用五年的时间把资产做到15万,1994年的15万对我们几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做不到,我会赔给他们,他们几个就被吓住了。

  问:你们几个创始人之间有矛盾吗?

  张勇:我做了总经理后,经常开会,讲怎么样把客户抓住。谁如果没有按照我的要求做,也要开会,时间长了他们就有点反感,但基本上还是确立了在团体的领导地位。后来也有一些冲突,但是都解决得蛮好的。这些其他企业倒是可以借鉴,很多企业都会面临这个问题,合伙人到了后来为了利益闹分家,甚至变成竞争对手,也有因为股东矛盾导致企业倒台的,当然大多数都是健康的。
 

  问:从开第一家火锅店,到做到简阳最大,你用了多久?

  张勇:我们在简阳只有一家店,当时虽然门面小,但我们把周边都给吃下来,那时候大家都问我,说你疯了?挣的钱怎么都用来改厨房、改店面了?其实我也不知道餐厅生意会那么好,到成为简阳最大,就用了几个月。我的客户满意度很高,很多人就会把我当成朋友,生意也一路好下去,人人都知道。那个时候走在街上,擦皮鞋的认识我,市长也认识我,因为擦皮鞋的儿子在我那儿上班,市长偶尔也来店里吃饭。创立的时候,我们的火锅店只有四张桌子,到后来买下一层楼,是简阳装修最好的餐厅,而且那时我们就用空调了,那是1998年。也是在那年我们做了第二家,我不心疼钱,因为你的心胸决定了你对金钱的态度,对同事的关系。你知道你要做大,如果只是想挣一点钱,你就会怕风险,对于一些冲突,就不会那么坚持。有了很高的心胸,我就会把它看成一种资源,投下去,这就是个体企业家的精神。当时我有一个理想,一定要到北京,一定要走远。

  问: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理想的?

  张勇:从14岁就有这个想法,男孩子变声期,我变不过来,这事很重要,可以说奠定了我思想的基础。你嗓子说不出来,别人就会笑你。一笑你就会自卑、紧张,根本不敢去跟女孩子交往,到现在我还不会跳舞,那个时候流行歌曲已经进来了,我也没办法学。后来我找到一个好地方,县图书馆。八十年代以前我们的思想是禁锢的,图书馆里只有一些高大全的东西。而从1983年到1984年,现在常见的一些书,比如泰戈尔的作品,和那些史学类、诗歌类的书籍大量涌进各个县城的图书馆,我们甚至经常讨论民族性啊、人性问题。那个时候懵懵懂懂的,一看到那些书,脑袋里面一下子接受了那种平等的价值观。什么教育给你什么思维,如果你接受的教育是传统的那种,你对打工者的看法就是传统的,这个跟管理没有关系。为什么我就能做到员工有什么事情,我都很真诚地去管,跟思想、跟价值观有关系,也就是跟十四五岁时的那一段经历有关系。

  现在我说我是一个大企业家,人家会笑我,但是坦率地说,那时候我就觉得我应该能做一些大事情,很成功,有了这个想法才有对待金钱的态度,对待组织结构——我们后来才知道这个叫组织结构,好多事情是后来知道的,因为我们是草根,不像别人先受教育,什么都看得明白,然后再去做,我们是先做。

  问:你的第二家饭店叫楼外楼?

  张勇:对,为什么叫楼外楼?不是有句诗,“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嘛。我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定位,因为新店装修要比老店好一些,可能那边去的当官的或者有钱的就多,老店可能老百姓会多一些,后来通过看书才知道这个叫市场细分。我当时就是凭本能,都叫海底捞怎么细分?后来很多人研究我们这个案例的时候,就觉得我很早就很懂管理似的,其实想一想,你到了这个位置,就会知道这样做是对的。

  问:那海底捞的名字是怎么来的呢?

  张勇:之前我去过一次北京,看到一个叫大三元的酒店,从门口看上去很高档,我看了很久,印象很深。回去之后我就想把火锅店起名叫“三元会”。结果我太太跟别人打麻将,和了一把“海底捞”,很高兴,她说你不要叫什么“三元会”了,就叫“海底捞”挺好的。所以,不得不坦率地说“海底捞”没有什么特别的,每一个四川人都看得懂,就是打麻将摸到最后一张和牌了,有点像现在的网络词汇。

  问: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考虑外地市场的?

  张勇:楼外楼开业的时候,一个做医疗器械的朋友,在西安有分公司,他问我有没有想过到外地去开火锅店,我说想啊,就是没有本钱,也缺资讯,但是我相信北方一定可以开,他说你说对了,现在全国有很多四川火锅,西安那个地方的火锅做得很烂,你去了一定火。然后他就给我把机票买了。当时,我只有二十多万现金,他要跟我合作,我说怎么也得七八十万,但我只有这么多,店开了就没钱了,他说没关系,反正钱也不是一次花完,最后用七十多万元店就开业了。我们合伙干了半年,当时还都是手工操作。也没做什么广告,我一直坚持餐饮的营销不是靠广告,企业做大了之后需要广告,但是我现在还是不会选择这种方式,口碑也是一种广告。后来很多人问我,你送客人一个菜,或者给他免单,成本怎么算?我说你们都没算广告费。

  • 老总访谈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