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问答 | 网站投稿 | 会员注册 | 会员中心 | 繁体中文

www.canyin168.com-职业餐饮网

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资讯>>职业访谈>>老总访谈>>正文内容

翡翠餐饮集团主席 叶耀东

作者:资讯中心 来源:餐饮新闻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11日

文⊙陈彬雁 摄影⊙龙国雄
  翡翠餐饮集团在超过九个国家有超过100家分店,62岁的集团主席叶耀东属稳扎稳打型,他坦言自己不太保守,甚至有些激进。

  他说:“只要我认为是可以发展的,就会对产品设计、材料等去进取,可能因为我有年轻的心,感觉自己永远30岁。”

翡翠餐饮集团主席叶耀东出示手机,把友人上翡翠餐馆用餐,吃不到雪菜味道的投诉让我看。

  他说:“泡雪菜泡走味道,不好的厨师不会懂得怎么做。再说皮蛋瘦肉粥,瘦肉切成丝没了鲜味,这样不好。我对厨师有要求,还教他们怎么做。教他们先用盐腌猪肉,让它有点味道,要用时再切并加点黍粉才煮粥。即使这样,盐、黍粉的用量这些细节都要讲究。”

  现在大家上翡翠小厨喝到的皮蛋瘦肉粥,就是叶耀东下的配方。

“四大皆空”创业做生意

  听这位来自香港的企业家谈得头头是道,问他是否也是烹饪高手?

  他说:“我爱思考,不怕问题。而且想东西很直接,怎样才能做到味道好?其实只要仔细研究便有答案。重点是,我是真的进得去的。”

  他不只是看大局摸表面,更喜欢深入理解,从骨子里把玩事情的诀窍,深入浅出。翡翠是他从事半导体工业、钟表及钢琴生意之后的投资,他早期在不同领域磨练,为翡翠今日的成功奠下最牢实的基础。
他说了个故事。
  “我常说,我创业做生意,总是四大皆空。没钱、没背景、没市场、没经验。但当时年轻,不知道怕。

  “70年代,香港最兴旺的是半导体工业,我也是偶然间做出来的。我是念工业的,对半导体全然没概念,在机缘之下进入朋友工厂,那时,厂里的产品退货率极高,我在那里花三个月看专业手册,了解整体运作,获得第一手资料,而不只搞定技术,也管理人。几个月之后,退货率局面大扭转,变成零。对我来说,有问题,就必须解决。”

  他有的是破釜沉舟的决心,才能一步一脚印踩踏出成功的道路。

  “我是这样过来的,我知道学习并且打好基础,到后来你才能上得去。世界上是没有捷径可以走,打好基础才能往上。”

没有目的的往外闯

  80年代,叶耀东朋友的半导体厂开始走下坡,“因为没有新产品,我为他搞新产品,那就是电磁灯。我在技术学校学会制图,能把产品一笔一划画出来,包括整个结构,然后组合产品。产品推出后卖个满堂红,连续四年不断生产,朋友工厂扩大十倍。”

  他从半导体工业辗转到钟表行,又是有趣的转折。

  “那时觉得半导体工业不会有发展前途,反而会限制我往外的能力,所以把它送掉,送给和我一起打拼的员工伙伴。那时大概也有20万元的价值。我决定往外闯,离开朋友的电磁灯工厂,朋友还担心我成为竞争对象。但我决定离开的时候也决定,往后的发展不要和之前的有关,另外,我不带目标也没有目的的往外闯。”

  翡翠集团高速发展,幕后首脑这一套套管理哲学和处事态度自然是成因。这个新加坡品牌单在去年就开办22家新分店,包括本地9家、海外13家。
访问那天,叶耀东说了许多故事,每个都和翡翠无关,却也极为有关联。是之前那一套套难题和挑战磨练他,让他有广阔远大的胸襟,建立起庞大的饮食集团。
  1984年,他正式走入钟表业。

  “我住郊区,有七个兄弟姐妹,我排第二,早上大家起床时间不同,有好几个闹钟不同时间会响。我的钟表事业就在这里开始,我开始设计造表,赚到另一桶金。”

  他为自己创业无需向外人借一分钱而感自豪:“当时投资200万元和别人合股搞钟表,我那100万元是买股票赚回来的。最初拿10多万元去买股票,四年后获得100万元。我不炒股,做很多功课,深入研究企业,买进好企业做他的长期股东。然后在最高峰时卖掉股份,之后再也不碰股票。现在回来想想,以我那样的水准,如果继续投资股票,搞不好赚来的更厉害。”

  他做钟表也很成功,因为有好产品在手,超越本地的竞争,直接与日本和德国交手。当时他做的是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ing),自己的设计但挂别人的牌,将起初投入的200万元资本变成4000多万元,1995年他的钟表公司在香港上市,年利润达4300万港元。

  搞钟表业的同时,他在1992至93年投资上海钢琴。这期间,他每年来回德国一两趟,都乘新航在本地转机。翡翠是当时亲戚开办的,第一家开在金禧酒店(Cairnhill Hotel)。叶耀东来吃过几次,觉得产品不错但管理和地点都不尽理想。

  翡翠亏损时他大胆注入1000万港元,成为当时的大股东:“我当时给自己开一个玩笑:我要当厨艺界巨子。”

 结果,一语成真。

  他在钟表业需要应酬,有机会接触美食,本身也爱吃,愿意接触各种风味。谈到饮食的重要性时,他说:“我生长在香港较贫穷的年代,住在香港郊区农村,那个时候的人食于求生,好不容易拿到一个苹果还要分成八份,那就是当时苹果的地位。我还记得那时候饭比鱼、肉、菜还贵。现代人爱吃,我们处在一个生于求食的年代,大家追求美食的享受。”

生意=管理人、产品、钱
 翡翠在本地有45家餐馆,你走到新加坡哪一角落,都能找到翡翠。在他看来,餐馆必须更休闲,才能迎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于是他把第一家翡翠小厨开在史各士伊士丹。那是1992年底。小厨采用高级料理技巧制小厨产品,在本地很受落,生意突飞猛进。
  去年7月,翡翠庆祝成立20年,注资1200万元在现有基础强化品牌,揭露的崭新黄、紫标志更富现代感,以黄色代表温暖,紫色代表热忱,强调集团对正宗道地传统中餐的执著。集团也同步更新旗下菜单、餐馆内饰。

  最新的本地餐馆设在诗阁广场(Scotts Square),是首个以全新品牌身份出街的集团餐馆。可容纳110人的2790平方英尺餐馆,以更现代摩登的装饰,柔和的粉彩和奶油真皮座椅,家庭式休闲中餐料理如点心、面食、汤品吸引食客。这家餐馆的餐桌上也安装电子服务按钮,员工可通过手持点菜系统快速点菜,通过科技,餐馆给新时代食客塑造更新颖的餐饮体验,这些都是品牌企图以现代方式传递传统的微妙方式。

  与此同时,翡翠也保持价格竞争力,实惠的家庭式菜肴价格由4.80元至39.90元,双人套餐价格由38.80元起跳。

  叶耀东说:“生意差不多就是管理人、产品、钱。员工方面,我尽可能给他责任,放手让他们去做,定一个目标让他往前走,有机会提升。再来就是用人公平,我不用太多有关系的人,以身作则,做到公平公正,然后就是给机会。

  “对于产品方面我很有要求,翡翠就是产品好,但要做到这点,成本高。我们往往不惜工本,厨房配备、食材各方面,让员工也有良好的环境。比如酱油,我不会为了省一点而用次货,务必做到品质的稳定性。我们也努力推出新产品,盆菜就是我们五六年前带进来的,当时香港已经有,但本地不多见,另外还有菠萝黄梨饼。”

面对打击睡醒后重新来过

  集团在超过九个国家有超过100家分店,包括中国、泰国、马来西亚、越南、韩国、印度尼西亚、日本的19个城市发展出各档次的餐馆,由高级料理、休闲及特色餐馆到面包店。

  叶耀东说,2001年他把视角转向外,但海外发展也不是一帆风顺的。

  “在越南胡志明市,我们的生意最初惨淡到一天只有一两台。但我们对产品有所坚持,后来发现是地方还没准备好,没有那样的消费能力。几年后,胡志明市开始发展,我们等了5年,现在成为当地明星店,几乎是越南最有名的中餐。”
 他是不倒翁,个性顽强,不容易被击倒:“即便感觉很有压力,打击很大,睡醒后又可以重新来过,所以从来不觉得被打击,也不会被轻易打倒。我的个性是这样,能吃能睡,即使沙斯最困难的时候,生意下跌50%,我也能睡,也许因为我对事情有一种敏感度,所以能避开很多麻烦,比如2008至09年的金融风暴,我在07年已经觉察到,所以08年的发展即使喊停,也许因为我花很多时间了解经济、阅读保障有关。”
  集团在中国各地快速发展,在北京、上海、杭州、青岛、广州、深圳、佛山有分店。

  “2002年我们到上海新天地开第一家餐馆,最初是休闲概念,后来改成酒家,第二年碰到沙斯来袭,完全没有生意,那时如果沙斯继续下去,恐怕我们要收场。”

  他到国外开店,在店里建立起自己一套卫生制度:“我常说,卫生方面,我们做了许多,你看不到的,更多。比如在印尼和中国,我们店里的水和空气都经过处理,水经炭及反渗透系统过滤。空气也经过过滤,北京店里的墙壁,都有吸收烟和散发负离子的能力,因此顾客看不到的更卫生。”

  62岁的他看起来属于稳扎稳打型,但他坦言自己其实“不太保守,甚至有些激进,但这点你从外表看不出来”:“只要我认为是可以发展的,就会对产品设计、材料等去进取,可能因为我有年轻的心,感觉自己永远30岁。”

  他在2009年获中小企业商会颁发的新加坡企业家奖,但他不认为自己很成功:“我不会停留,有时也不是为了更多钱或为自己,而是员工,我手下有4000名员工,他们跟着我们一起走的,也是给他们一条路。”

  他的动力来自于追求成就感:“看到客人满意、开心,自己很有满足感,这一点比钱更重要。”

  翡翠5至10年的远景,他已定好,他认为本地市场有点饱和,必须往外走,到香港、中国大陆、越南、印尼寻找新的机会,但这不代表翡翠会放缓在本地的步伐,将继续引进新概念,刺激这里的市场。

  他承认松懈下来的时候不多,但他住香港,星期天会去行山,或种花,以此松懈自己。

叶耀东|翡翠餐饮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