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职业餐饮网>>餐饮资讯>>综合资讯>>正文

矢志成为“一元化公司”,滴滴外卖有违初衷

对于美团的正面进攻,程维选择了跟当初李国庆面对刘强东跨界做图书时的做法——“对手到你院子里放把火,你也跑到对方院子里放火”,这大概是互联网“最无奈”的多元化战略启动导火索了。

矢志成为“一元化公司” 滴滴外卖有违初衷

2017年12月,《财经》杂志主笔宋玮在专访程维,面对“如何看很多中国公司尤其是互联网公司在做的多元化扩张?”这个问题时,程维的回答是“纵向搞不定只能横向,这是中国特色……如果滴滴国际化失败了,我们也势必成为一家中国本土的竞争驱动的多元化公司,假设滴滴有那一天,我会认为这是一个战略的失败。”如今,被迫应战杀入外卖市场的滴滴,终于成为程维口中的“战略失败”。

此前,滴滴也不乏采取“围魏救赵”的策略,切入对手大本营扰乱对方的战略部署,以实现巩固自身地位的目标。当年Uber猛烈进攻中国市场,滴滴一面在国内市场的补贴和运营上紧密应对,一面高调宣布进军东南亚市场,摆出与Uber在海外市场一较高下的态势;此外,Uber在世界各地的竞争对手谈笑风生,以战促和,促使Uber以和平的方式合作共赢,最后二者合并,让滴滴朝着王者地位迈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但那一战还是落在滴滴最核心的打车业务中,且最终目的还是“守土”,耕耘自己的优势领域。而此次滴滴杀入外卖行业,则是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与企业一贯的战略战术大相径庭,是与企业愿景相违背的。

打车业务与外卖互补性低或拖累滴滴业绩

83年生人的程维,是互联网行业少有的“年轻有为”的典范。他拿着10万创业,如今身价120亿元,只用了4年时间,被传为业界佳话。而程维的4年,也是滴滴“黄袍加身”的4年,据统计,滴滴出行,4年赚了2320亿。

而如果进入外卖市场,滴滴原计划今年实现的盈利时间表又要后延。以程维专业化的思路和出行市场的规模来看,外卖纯粹是为了应对美团而进行的战略布局。

另一方面,滴滴做外卖,在逻辑上远不如美团做打车来得顺畅,当你想出去吃饭,找到了心仪的饭店,就顺便引导你打车把你送过去,是需求牵引的。而滴滴做外卖,逻辑就没那么顺了,让司机开着车去小区、写字楼里送外卖?滴滴的需求是出行,与外卖毫无关联。所以,外卖对于滴滴来说就是一个新的生意,是一个需要耗费时间与精力的陌生领域。

外卖在企业内部层级低发展前景存疑

从意愿与实际情况来说,滴滴都没有做外卖的理由,而从滴滴外卖在滴滴内部的位置,更印证了这一观点。

滴滴外卖隶属于滴滴新成立的R-Lab部门。《财经》记者曾获得一封其内部招聘的资料,显示,R-Lab是一级部门,负责探索滴滴边界、孵化创新产品(R意为Rebuild),目前已孵化了小巴等新业务。招聘材料还有一个有意思的标题——“滴滴R-Lab团队‘低调起飞’召集令”。

既然是孵化,探索意义就大于实际,而且,从程维的谈话来看,滴滴的战略不论是出行还是交通,都跟外卖关系不大,因此我想,做外卖只是滴滴的一个探索而已,下的决心是否足够大、是不是要跟美团正面交锋,还有待观察。总而言之,看上去美团和滴滴不务正业是在各自领地入侵,实质是还是小巨头成长为大巨头过程中的自我突破,就像阿里、腾讯当年走过的路一样。

对于滴滴、美团这样的互联网独角兽来说,拥有向上的潜力是避免BAT招安或打压的底牌。滴滴需要不断的讲新故事开展新业务来保证企业的高速发展,获得更高的融资,如果现有业务增长空间放缓,突破边界就成为了必然也是唯一选择。特别是当美团入侵打车市场,存在降低其估值的可能,入侵外卖就成为滴滴的唯一选择。或者说,是围魏救赵的战术佯攻。

  • 综合资讯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