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6亿,外卖“二房东”是薅羊毛还是赋能?

去年还大火的共享单车,如今只剩下了一地鸡毛,有的卖身了,有的跑路了,有的艰难求生!

那么,餐饮业的共享厨房怎么样了呢?

有商户说,“共享厨房就是外卖‘二房东’,专门来割韭菜的,是外卖小白遭遇的三连杀之一!”

但有商户却说,“共享厨房实实在在解决了问题,开店成本直接降了九成!”

众说纷纭,这个共享厨房,到底是来薅羊毛的,还是来切实给餐企福利的呢?

融资6亿,它凭什么吸金?

共享厨房行业,自2015年诞生起,就不缺资本。这不?2019年1-2月,又来了一波投资小高潮!

1月,黄小递获得数千万Pre—A轮融资;

2月,熊猫星厨获得5000万美元C轮融资,折合人民币3.36亿;

2月,吉刻联盟被收购,收购方为Uber前创始人Travis Kalanick创建的新公司——云厨房(Cloud Kitchens)。

要知道,熊猫星厨、黄小递、吉刻联盟、食云集是共享厨房领域的主要玩家。

小编简单统计了这4个品牌公开融资的信息,发现至少有6亿资本涌入。

 

共享厨房为什么能频频收获投资呢?

首先,它开店成本低。有人称“可以用开1家街边店的成本,开10家共享厨房的档口店。”

其次,它办证快、开店快。在一线城市,开店前得先做好准备,因为光办证这一项,可能就会花掉你2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但共享厨房就不同了,领着设备和员工直接入驻就好了。

解决了做外卖的2大难,这就能打动不少外卖商户。

现在,共享厨房的商户已经有成千上万了。

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几个主要玩家的共享厨房门店加起来,已经有500家了,假设1家门店聚集着15家商户,商户规模也有7500家了,这还不算那些不知名的,和还在扩张拿地的。

 

不过,在一线城市“发芽”的共享厨房,现在,也还主要分布在一线城市。

4家知名的共享厨房品牌,全都集中在北京、商户、杭州等。

这是因为一线城市租金高昂,商圈资源极其有限,再加上外卖大热,一线城市对共享厨房的需求更大,二三四线城市对它的需求恐怕就没那么强烈了。

 

共享厨房,将面临5大盈利模式困境

共享厨房是外卖领域的一个小分支,它要想活下去,得有自己的盈利模式,这点对共享厨房品牌本身、对餐饮商户都很重要。

1难:纯外卖商户占大头,但纯外卖难活

“共享厨房”,顾名思义,是以厨房为主,事实上,绝大多数的共享厨房品牌,都是纯外卖的模型,只有极少数的品牌设了桌椅,有堂食。

即便设置了堂食,也是只有堂食的座位,而没有堂食的客流,堂食也很难做起来。

2年前,职业餐饮网报道过一篇《纯外卖必死!》的文章,当时还引发了热烈的讨论,但随着外卖平台抽成的提高,“纯外卖难活”已经成为了餐饮同仁的共识。

当衣食父母——外卖都不好活时,共享厨房又该如何盈利?

 

2难:本质是“二房东”,但也难持续

共享厨房,其实和前几年流行的共享办公室,本质是一样的,做得都是空间租赁的生意,也就是“二房东”。

只是,随着经济寒冬的来临,共享办公室行业已出现了颓势,氪空间被曝裁员,优客工场被曝未退押金。

那么,共享厨房能当好“二房东”吗?

不见得。

以熊猫星厨为例,入驻费用有2大块,一是房租,二是入场费,区域、位置不同,每个档口的价格不同。

以北京四环边朝阳区的酒仙桥商圈为例,20平的档口,房租1万6左右,进场费1万8左右,除此之外,外卖档口签合同时还有3万的食品安全保证金,如果商家需要代运营服务,则要和专门负责这一块的人签订合同,费用另算。

在这种模式下,要增加营收,就得不断地扩张,不断地招募外卖商户。

而,也有商户表示,共享厨房的租金最后算起来,其实并不低。那么,共享厨房对外卖商户的吸引力又有多大?

再则,前面也提到,餐饮商户入驻共享厨房,一般在一线城市,特指北京、上海,最多加一个杭州。

第一,这些城市的租金高;第二,这些城市的商圈资源极其有限;第三,这些城市,人口多,外卖需求也更大。

这样就代表,共享厨房很难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市场相对较小,这样,如何迎来爆发?

3难:外卖代运营服务,不是刚需

很多共享厨房,都会推出外卖代运营的服务。

但有2个问题:

1)有些问题是临时性的,商户并不总是需要外卖代运营;

2)做外卖代运营的那么多,商户并不是非要用共享厨房的;

也就是说,共享厨房品牌提供的所谓“外卖代运营”服务,并不是商家的刚需。

 

4难:供应链服务,不现实

还有很多共享厨房品牌会说自己提供供应链服务,但这是一件不太现实的事儿。

共享厨房里,十几个商户,可能就有十几个品类,品类多,模式沉重,它需要非常大的体量才能做成这事儿。

而现在大部分的共享厨房品牌,都还没有实现盈利,靠一轮一轮的融资在活着,要做供应链服务,又如何烧得起?

 

5难:外卖模式无创新,无法把控流量

外卖有两个流量,一个是线下流量,如,外卖店在3公里内,要去覆盖最大的人流量;

一个线上流量,像美团饿了么这样的平台,它们能通过平台排序、商家品牌、菜品口味、补贴等来影响用户决策。

共享厨房,最多只能通过位置的优势,获取线下流量;但,对线上流量,却无可奈何。

所以说,共享厨房的外卖模式,没有创新,只是做了一个“二房东”的生意,而二房东的生意,也未必能持续。

所以,共享厨房这个行业虽然发展几年了,但却没有足够有力的盈利模式,即便兴起了一小波融资,也很难让它再“燃”起来了。

 

外卖增速下滑,共享厨房也很难爆发了

从盈利模式的角度看,共享厨房这门生意都很难持续了。

退一步,不考虑自盈利,假设未来几年,共享厨房仍然不缺资金,它还有机会爆发吗?

那得先看看它的源头——外卖的未来趋势如何了。

在某种程度上,共享厨房未来的趋势,和外卖市场的波动应该是一致的。

现在,在很多餐饮老板看来,现在进场做外卖,很傻!

而且在今年1-2月,外卖平台开始割韭菜,很多商户因为难赚到钱,都开始逃离外卖平台了。

把时间往回拨几年,很多商户还靠外卖赚的盆满钵满,那时的外卖增速以每年400-500%的速度增长,是高速增长期,也是外卖的黄金时代。

而,2018年,据美团财报,美团餐饮外卖交易金额为2828亿元,同比增长65.3%;2018年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达381.4亿元,同比增长81.4%;

也就是说,外卖已从高速增长期,到了平稳增长期,甚至是缓慢增长期。

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年,2018年,美团的外卖业务交易额增速持续走低。

 

每个行业都会有自己的爆发期。

显然,外卖的爆发期已过了,外卖商户的爆发式增长也过去了。

那么,它催生的共享厨房,还会爆发吗?估计很难了。因为外卖商户也很难再集中爆发了!

 

职业餐饮网小结:

有人认为,共享厨房解决了不少痛点,让餐饮小白能低成本创业。

也有人认为,共享厨房在抢餐饮商户的生意,就像其它的共享经济一样,是一阵风,终究会散。

对于,共享厨房,您怎么看呢?

  • 行业分析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