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外卖江苏连开三城,击鼓传花背后,战略弊病恐难除

在“九城”战略之下,滴滴外卖继续挥师西进,日前宣布将进军成都,似有锐不可当之势。但人声鼎沸之下,却藏有滴滴外卖的战略变数。

滴滴外卖在南京遭遇寒流,“击鼓传花”游戏还能玩多久?

今年3月份时,滴滴外卖为自己的外卖“霸业”定下“九城”蓝图,包括无锡、南京、长沙、福州、济南、宁波、温州、成都和厦门。

如今,滴滴外卖变卦了,悄悄与自己曾经的战略布局相左后,猝不及防地在第三城时,选定泰州为新成员。然后高调宣布形成无锡、南京和泰州的滴滴外卖“铁三角”。

这背后的真正意图是什么?仓促开城的真正目的又是什么?

滴滴外卖遭遇“订单不及预期”的骨感现实

滴滴外卖在无锡盛况不再已是人尽皆知,更让其头疼的是,滴滴外卖的第二城南京似乎也并不那么如意。

根据最新数据统计,过去一周时间里滴滴在南京的骑手送餐总里程数为176万公里,由此推算,假如骑手一天送餐的里程平均是3公里,那么滴滴外卖过去一周每天的单量约为8.4万单,这个成绩仅仅只是滴滴无锡高峰期的四分之一。

这样的订单量想必距离滴滴外卖的预期相差甚远,毕竟南京市场体量比无锡大,加之烧钱式的补贴,按理说不会比无锡差,起码相差不大,那么为什么滴滴外卖会在南京遇上“不及预期”的骨感现实呢?

1. 滴滴外卖的合作商家数量劣势。

相比美团、饿了么,滴滴外卖作为新人,在入场时合作的商家数量可能不足以媲美他们,既然没有覆盖到足够的商家,那么滴滴外卖自然也难以覆盖到这些商家的忠实用户。

这可以理解为,因为合作商家不足,滴滴外卖本身就存在市场增长的天花板,所以订单量不及预期也可以理解。

2. 服务体验不理想。

我们知道,滴滴外卖在无锡最风光时,骑手、商家和用户都沐浴在其补贴的“甘霖”之下,然而补贴刺激下,配送超时、订单被取消、商户选择少等问题成为消费者投诉抱怨的重点。

随着补贴越来越少,滴滴外卖在无锡也一度面临订单下滑的颓势。同样,在南京滴滴外卖在配送服务方面也存在一定的问题,所以说服务体验不达标可能也是滴滴外卖在南京订单量不及预期的一个原因。

南京市场的低迷表现也直接导致滴滴外卖的战略发生了改变。滴滴外卖将原本不在“九城”计划里的泰州的突然拉入,不禁让人猜想,为什么中途又突然冒出个泰州,滴滴外卖此举为何?

半路冒出泰州后,滴滴外卖的“击鼓传花”游戏还能玩多久?

泰州,与无锡接壤,与南京隔扬州、镇江、常州三市相望。滴滴外卖又为何会立起泰州这块新牌坊?泰州在铁三角上所占有的地位是什么?

从目前的市场局势来看,可能有一个非常直接的原因:那就是,急转直下的市场竞争局势,让滴滴外卖在无锡的运力、BD等出现剩余,而泰州和南京就是分忧者。

一开始滴滴外卖在进军无锡时,曾备受瞩目。滴滴有信心打破当地的竞争格局,还一度宣布自己成为无锡市场份额最高的外卖。

然而好景不长,让滴滴外卖没有想到的是:监管来临之下,补贴骤降的滴滴外卖,在无锡遭遇了滑铁卢。

DCCI的报告显示,滴滴外卖进军无锡一个月后,市场占有率仅有6.9%。随后,网上大量滴滴外卖在无锡的配送人员反应收入下降,无锡的运力出现过剩情况。

不仅如此,此时的滴滴外卖必然处在一个过饱和的状态,“析出”的就不仅仅是运力了,推广类人员必然也会有不少剩余。

此时引入泰州,这个与无锡接壤的江苏地级市,滴滴的意图也正在于此。泰州可以为无锡多余的运力、推广人员分流,既可以减少无锡的运力等人员的滞留压力,又可以让泰州的运力和推广人员有所填充。

看似完美无缺,但滴滴这场击鼓传花的游戏玩的却不那么熟练。

一方面,泰州的地位有些尴尬,在承接了不少无锡劳动力(运力、推广)后,泰州的战略意义又被放在哪里,值得思量。

另一方面,就算泰州顺理成章地成为了铁三角的一员,但是这个铁三角也是单纯建立在劳动力的流通上,能铁多久,还是个谜。

从上面的分析来看,滴滴外卖让泰州临危受命的战略布局已经达成。

从劳动力流通的地域性来看,滴滴外卖先是用大量补贴将劳动力从周边甚至更远的城市吸引过来,但是奈何在补贴这颗发动机迟钝后,劳动力出现了供过于求的情况。然后南京和泰州帮助其承担了很多剩余的劳动力。

但是泰州承担了无锡剩余的劳动力之后,谁来承担泰州剩余的劳动力?谁来成为下一个接盘侠?

让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点是,滴滴外卖在进军南京和泰州时,都采用了补贴的烧钱扩张战略。正因为如此,无锡的劳动力在大幅向泰州转移之后,南京和泰州相应地必然也会出现劳动力剩余的情况。

滴滴外卖的补贴不可能一直持续在高位,所以问题在于:滴滴外卖有没有想好下一位劳动力接盘侠。

从滴滴外卖跑到成都这一华西地区举动来看,滴滴外卖对于选择谁来当泰州的接盘侠似乎并没有考虑好。而是选择了一个远离江苏地区的城市,意图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希望在一个新的城市通过补贴吸引新的注意力。

由此看来,对于滴滴所谓的江苏“铁三角”战略,不过是为“击鼓传花”找了个托词。泰州之后,滴滴外卖在江苏很难找到下一个承接剩余劳动力的接盘侠。

击鼓传花背后,滴滴外卖战略弊病恐难除

在江苏连开三城后,滴滴外卖将之冠以“铁三角”的称号。从其击鼓传花的布局来看,这个三角之所以铁,想必劳动力之间的互相转移是最主要的关系维系条件。但是不得不承认的是,泰州的出现,进一步证明了滴滴在外卖方面的战略可能出现了一些问题。

滴滴外卖整体战略所存在的第一个问题,在于对市场竞争核心的预判不够准确。

从无锡到南京再到泰州,滴滴外卖无一不是选择烧钱补贴的战略。但是从最终结果来看,滴滴外卖的烧钱补贴核心竞争原则并没有为其建立长期以及可靠的优势,反而让无锡陷入了比较被动的状态。

更让人感到担心的是,无锡的发展波折似乎并没有改变滴滴外卖对核心竞争力的看法。在南京和泰州,滴滴外卖同样采用了高额补贴的相同打法。不过如果滴滴外卖能找到有效的差异化打法,持续烧钱补贴未尝不可。

第二个问题是劳动力的流动规划不到位。

滴滴外卖通过击鼓传花,让南京和泰州成为了第一批接盘侠。但是这个铁三角的问题在于三城之间并没有形成有效的联动,滴滴外卖难道就让他们之间的三角关系停留在单一的地理联系上吗?

铁三角的存在正说明滴滴外卖在劳动力规划上可能并没有合理的应急方案,从而才做出了和最初战略不一样的选择。如果劳动力规划到位,无锡也不会出现大量剩余的问题,其他两座城更不需要成为接盘侠。

总体来看,不论是南京订单量不达预期,还是滴滴外卖突然半路杀入泰州,都说明滴滴外卖可能在战略上的动态调整不够及时,所以才会出现一连串的问题。

现在更严重的问题是,滴滴外卖如果继续遵从目前的战略思维,而不想好如何稳住市场份额的话,恐怕其当初设想的“九城”战略不会那么容易实现。

  • 行业分析 热门阅读

精品课程